世界上最好的建筑杂志——没有之一

2015年9月21日 资讯编辑

《建筑素描》在中国的出版

是一件赔本的事儿

33年,用激进而犀利的洞察,将名不见经传的青年建筑师放入世界版图,而后见证他们几十年的职业历程的变化,并最终目睹他们中的一个又一个,登临top of the world, 成为有“建筑界的诺贝尔奖”之称的“普利兹克建筑奖”得主。这就是EL Croquis这本诞生于西班牙双语(英语、西语)系列书刊的传奇故事。

专注、聚焦、一以贯之的深入、系统,不但使EL Croquis赢得“建筑设计圣经”的声誉,也使它以54欧元/单期的昂贵定价,仍畅销于世界各大书店的建筑类销售区;在香港PageOne书店,EL Croquis系列书刊就曾赫然占据着建筑艺术类书架的半壁江山。仅仅依靠书刊的“销售”回报,编辑部就已获得经济独立,这使书刊编辑获得足够的自由,以建筑评论人的独立身份,对世界范围内的建筑设计师群体进行观察和筛选;EL Croquis从来不是什么媒体传播工具,而是以“有态度”的媒体身份介入到西方建筑学的发展之中。这是隐藏在EL Croquis品牌下更大的传奇。


▲ELcroquis的世界出版版图

因此,两年前,当我们与创始人兼主编Mr.Márquez讨论《建筑素描》EL Croquis的中文版版权协议时,他固执地认为,在幅员广阔且建筑业兴旺的中国,销量不会低于8000本,且中文版定价不应低于欧洲价格。

▲左:ELcroquis原版出品人Fernando Márquez Cecilia

右:中文版出品人王舒展

在中国,一本定价480元的专业书刊,8000本的销量,是否有违常识?

中国建筑专业出版界的一位前辈,多年前曾试图将EL Croquis引入中国,却在中文版出版了三期之后停刊。对这段往事,他与Mr. Marquez都三缄其口,不置一词。中国与欧洲建筑设计行业状况的巨大差别、出版业状况的巨大差别,如同无形的高墙,耸立在“文化交流”之间,耸立在这本出版物落地中国的具体进程中。

对Marquez主编进行中国国情的扫盲,成了最重要的工作,不仅诉诸于深夜几千字的长邮件,也诉诸于我们见面时长达几小时的“晓之以理、动之以情”。然而他动用了所有关于中国的知识背景和最大的想象力,仍无法理解我们这些中国出版者的真实处境。

他无法理解,为何中国人动辄将欧洲奢侈品店抢购一空,却觉得480元的图书定价是个天价?他无法理解,为何盗版在中国的销量远远超过正版的销量?他无法理解,为何中国建筑师更愿意购买粗制滥造错漏百出的盗版,却不愿多花一点钱获得精良确凿的正版?他无法理解,为何盗版在中国无法得到有效地遏制?他无法理解,为何中国的专业杂志都要“做活动”、“喊大声”、“搞关系”才能有影响、有收入,而杂志销售几乎不挣钱?

▲ELcroquis马德里编辑部,由Fernando亲自设计

在各种“不理解”中,他给出了最大理解限度的“版权最低价”。

之后,我们一遍遍地算账,仿佛多算一遍就能多抠出一些腾挪的余地……版权费,加上20%中外版权交易税(高的匪夷所思,不是吗?),加上印刷费用,加上获得国内稀缺的精良的翻译所必须付出的成本……如果不亏本,同时还要给中国读者一个可接受的价格,一个可以与盗版有点能力PK的价格,我们就必须让它的销售逼近Mr.Marquez提出的预估量……而这对于一个刚刚落地中国的专业出版物来说,几乎是Mission Impossible……

《建筑素描》在中国的出版

完全违背了互联网时代“碎片化”“快速”阅读的趋势

以做“书”的标准做“刊物”,沉静、专注、系统化地阐述。每一期《建筑素描》(EL Croquis)聚焦于一个建筑师一个时间段内的设计思考和行动,封面标题,就是对这个建筑师在这个历史时期的思想的概括和提炼,也是贯彻全刊的“中心思想”,文字、图片紧紧围绕着这个“中心思想”铺陈。为了达到编辑的原创,图片拍摄几乎全部由编辑部内部长期聘任的摄影师,跟随编辑亲临建筑作品现场,根据编辑主旨线索拍摄。300页,却绝无“林林总总”、“旁枝斜逸”,纯粹的程度使它与我们概念中的“杂志”大相径庭。

▲ELcroquis创刊号

系统性,是它显著的价值。不但每一期刊物是一个系统,33年来对某些建筑师的长期跟踪,更是形成了横亘在岁月流逝之上的大系统,不但记录了在时代变迁中的建筑思潮的转化,而且,经过提炼和梳理的、建筑师个人化的职业人生的生长历史,也得以真实细腻地呈现。比如,我们此次众筹的“SANAA·妹岛和世·西泽立卫专辑”,已经是《建筑素描》(EL Croquis)第6本与妹岛和世相关的专辑。如日中天的日本女建筑大师如今面对的是全球的追捧,而1996年她第一次登上《建筑素描》(EL Croquis)系列书刊时表现出来的状态,是多么地边缘、嬉闹、备受非议。个人化的演进历史,深层地叩击读者的思维逻辑与情感体验。

▲ELcroquis曾出版的SANAA专辑与合辑

这种系统性,给读者提出了苛刻的要求。要读完一期《建筑素描》(EL Croquis),需要潜下心来、静静地花上大半天的时间。这对于匆匆忙忙的劳顿的中国人和中国建筑师来说,已是多么地苛刻又多么地奢侈,更何况,它还要求读者是某种程度上的“精英”。借用许知远先生对“精英”的定义,“精英们更大的能力,不仅指单调的现实权利,还有对世界的判断、支持、审美能力。”阅读《建筑素描》(EL Croquis)正是需要极大地动用“判断、支持、审美”能力,动用广泛的文化感知能力,以及专业深度洞察能力。在中国,这是否也如天方夜谭?


▲妹岛和世与西泽立卫

脱离了这种系统性,其片段显得一文不值。我们曾尝试将每一期内容的系统内容拆成一个个片段,在快速阅读的“新媒体”平台上推送。然而此举是如此地蹩脚,当一个“系统”被瓦解时,每一个片段就缺乏了价值的根基;既无法带来互联网内容所擅长的信息轰炸或图片洪流的视觉享受,又让读者困惑其说理的深度目标何在。

《建筑素描》(EL Croquis)的内容体系,使它无法脱离“纸刊”的形式载体。在“纸刊”全球唱衰的大趋势中,将之引进中国该是多么地“不识时务”!


《建筑素描》在中国的出版

对大多数建筑从业者是“没用”的

大多数中国建筑师接受的建筑设计教育,源于西方“现代主义建筑学”。《建筑素描》(EL Croquis)所秉承的,也是“现代主义建筑学”的体系。然而这个体系的价值观和方法论,在中国一直“水土不服”。

中外建筑设计所处的社会环境存在着巨大的差异,这并不是指国内外建筑在规模、材质、手法、工艺等方面的表面差异,而是指每个房子在社会中被制造出来的机制。西方建筑学与其系统的设计方法,建立在建筑师与建筑使用者直接对话的基础上。尽管秉承一个时代复杂的审美、技术的背景,最终仍要归结到对“人”的需求的满足,归结到具体的“人”的生活。而中国建筑师却从未与建筑使用者谋面,建筑使用者的真正需求也同样诉告无门。横亘在使用者与设计者之间的,是开发商迅速拿地迅速销售的利润指标,是一任政府眼中有时限的“政绩”,是权力与资本各种快速兑现的方式,而唯独不是建筑使用者的生动诉求和设计者对未来的想象。

中国建筑师的“所学”与“所用”严重分离,在接受建筑学高等教育后,必须在职场上磨练出“建筑设计”之外的另一套本领和另一套建筑语言。“所知”与“所行”也就处于长期分裂的状态。望见《建筑素描》(EL Croquis)中的多元、细腻与缜密,也许中国建筑师心中会涌起一种温暖的回忆,那种青春时代对建筑学充满憧憬的情怀,但这回忆与情怀在面对现实时却是无力的。


▲《建筑素描》179/180专辑

如果非要挖掘出《建筑素描》(EL Croquis)的一点作用,我们觉得可以这样表述:它是今天在中国可以见到的唯一一本“西方当代建筑设计”的深度教材。尽管在建筑教育界存在不少经典西方建筑史教材,但能够及时反映当下正在发生的、随时更新的西方建筑设计思想的系统性资料,《建筑素描》(EL Croquis)几乎是唯一——尽管还有来自美国、日本和欧洲的其他建筑专业期刊杂志,但“深度”“、“系统性”“、“纯粹度”等诸方面均与《建筑素描》(EL Croquis)有着显著的差距。在知识碎片化的网络时代,我们越来越丧失系统化设计与思考的能力。《建筑素描》(EL Croquis)的系统化编辑构思,让我们有机会窥视西方建筑设计那个“平行的世界”蕴含的能量。

一个“赔本”、“逆势”又“没用”的出版物

该不该存在

洞悉了《建筑素描》(EL Croquis)的“赔本”、“逆势”、“没用”,我们就清楚的知道,我们无法令它成为“影响力大”、“覆盖面广”的主流刊物。然而,作为一种“濒危物种”,我们是否该努力延缓它的消失?从2013年10月开始,《建筑素描》(EL Croquis)中文版正版系列书刊已经坚持出版了10期,这个坚持,是沉重的经济负担;而过程中千方百计的努力,又是精神上的某种慰藉。

此次《建筑素描》(EL Croquis)“SANAA·妹岛和世·西泽立卫专辑”的众筹,仍是我们“千方百计”中的一次。一个等同于盗版杂志的价格,内含着全部正向的努力,这是我们能够给出的所有真诚,真诚期望你来决定《建筑素描》(EL Croquis)的生命长度。

联系我们

联系电话: 028-85171724
投稿邮箱: tg@fbw.com.cn
写作指导:
查重修改:
发表咨询:

时事热点

>>更多

征稿信息

>>更多
友情链接:
  • 专业期刊订阅网
  • 总局官网查询
战略合作伙伴:
网站导航
查询期刊
期刊资讯
投稿须知
发表流程
支付须知
商务合作
征稿合作
友情链接
会员专区
会员权益
发表查询
增值服务
期刊订阅
论文查错
关于我们
了解我们
在线投稿
联系客服